請坐,我們好好哭一場

// 你每次來都會哭。

你說只有孩子才會哭,因此每次哭完都會覺得難為情…… 你說想要讓自己「變得別那麼愛哭」,因為從小到大,你只要面對新環境,幾乎都在貢獻眼淚,而這種不樂之捐讓你很痛苦。身心耗損是其次,重點是,這件事會讓你看起來抗壓性很低,而你很討厭這種感受。

尤其當周圍的人看起來都很堅強的時候。

我想,一個人的哭點之所以會被不斷觸發,大抵只有一個原因,就是他一直處在「壓力源」裡。所謂壓力源,可以是現實的情境、過往的回憶,或是不被允許掉淚的委屈。明明很想哭一場,但你提醒自己是個大人,大人什麼都要負責,就是不負責哭。人生就是這樣,不被允許的,總是最熾熱。

因此,要怎麼才能不愛哭?很簡單,「允許自己哭」。//

你有不允許你哭的父母嗎?你記得在你小時候哭了的時候,父母的反應是怎樣的嗎?他們會跑過來安慰你,給你一個擁抱,告訴你「我在這裡」,還是擺起不耐煩的樣子,叫你馬上止住眼淚呢?

當你父母的答案是後者時,你心裡面有甚麼感受?不被諒解的心有感到更刺痛更委屈,眼淚更想從眼窩湧出來嗎?哭泣不被允許灌溉了心裡的委屈,而當父母看到你哭得厲害又更著急地讓你停下來。

哭泣是一種身體徵狀,也是一種情緒警號, 提示我們自己正在經歷不愉快的情緒。這種難受、委屈反映著我們未滿足同理、保護、接納的心理需要。當我們越抗拒這警號,它便會越響越亮。

你有想過,停住眼淚最容易的方法是允許哭泣嗎?


// 情境可以逃離,回憶可以轉跳,然而要消除委屈感,只能靠允許。一旦允許自己哭泣,哭泣就會變成一件很有效率的事。

不過在允許哭泣之前,我們必須重新看待流淚這件事。

你說,你曾經聽朋友講過一句話,「成熟,就是把眼淚卡在眼眶」。我猜他應該是在喝手搖杯時,順道看了封口膜上的心靈小語,然後心想哪天可以把它拿來用。

封口膜確實能激勵一些人。然而我所經歷的每段療程,都在跟我說,所謂成熟,不是看誰比較會夾住眼淚,而是掉下眼淚之後,你會如何處理接下來的狀況,以及展現什麼樣的態度。

面對問題的態度,才會決定你的成熟度。//

允許哭泣本身便是接納和照顧自己情緒的一部分,而當我們告訴自己「我知道你在難過,好好哭吧」的時候,我們等於在給自己一個緊緊的擁抱,讓心更快被療癒。至於你哭完過後是鼓起勇氣還是逃避,其實並不取決於你有沒有哭。


// 請記住,眼淚只是個「通道」。透過它,人會有不同的反應,哭完之後躺平擺爛,跟哭完之後咬牙起身,絕對是兩碼子事。

因此,倘若哭完了之後,能夠讓你冷靜下來,專注在接下來的事情裡,那請不要壓抑它,因為它就像你最愛的瑜珈一樣,是一種能讓你事後放鬆的肌肉伸展,只是它發生在頸部以上。

畢竟,哭是很花力氣的。

當你慢慢習慣了「哭完之後就能靜心工作」的連結,你的身體便會逐漸適應陌生的環境,一旦能和壓力源共處,哭泣的時間自然會跟著縮短。

不管未來如何,請你保留能讓自己好好哭一場的空檔。哭泣確實會帶來一些評價,不想了解你的人或許會覺得「怎麼又再哭了呢」,理解你的人則會明白「沒關係,哭一哭就好了」。這些評價都是人生的一部分,但並不是最重要的事,最重要的是,你能清楚感受到,被允許哭泣之後所帶來的能量。

眼淚不是你的敵人,它是你面對陌生衝擊的緩衝,它存在的目的不是要擊垮你,而是幫你和現實生活接軌。等到時間一到,它就會不知不覺地退場,就像夏日午後的那陣細雨,我想那時候,你只會注意到陽光。//

在忙碌的生活中,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哭一場?

小編的話:如果你哭到沒有力氣,無法拉自己上來,這也可能是一個警號,告訴你需要借助別人的力量。這個時候,請記得尋找心理諮詢師的幫忙也是一個選項!

(本文獲授權轉載自 @臨床心理師的腦中小劇場 臉書專頁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劉仲彬 | 臨床心理師|作者簡介

高雄醫大心理研究所臨床組畢。執業年資逾十年,著有《人生障礙俱樂部》一書,喜歡說書勝於說教,現獨立接案。

以下心理諮詢師或能助您走出掙扎...

服務形式:語音諮詢、視像諮詢

關於:本人畢業於輔導及心理學系,現時為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註冊輔導員及兒童行為治療師,擅長為不同人士提供心理輔導服務。專注領域包括學業及工作壓力,人際關係危機或感……

服務形式:語音諮詢、視像諮詢

關於:您好,我是輔導心理學家Flora。城市生活節奏急速,凡事講求效率成果,為人帶來不少壓力。人生就像一個旅程,有時走得快,但疲倦了就需要休息;有時遲遲未看到終點,但卻要相信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邁向前方的過程……

服務形式:視像諮詢

關於:香港輔導心理學家,致力於於心理輔導工作,提供治療小組及心理輔導予不同類型的服務使用者,曾處理人際關係、成癮、學業及工作壓力、情緒困擾及家庭衝突等。我相信大眾有能力找到自己的優勢和潛能,以渡過生命……